山村落日残霞,石径白墙青瓦。幽静宁寂如画,暮山秋水,枯草红叶黄花。
山的深处,是回归自然的淡雅。再往里走,有一片荒废多年的沼泽地,四处是枯藤老树,败枝残叶。踩上去,一路都是唏唏唆唆的嘈杂,在这寂寥的深山底下,似乎每寸肌肤都能在这声响中被灼伤。正中是一口废弃很久的池塘,青苔与枯枝在池塘周围
为你写诗不知你是谁为你欢歌不知你听否为你流泪不知你可懂为你忧愁你却迷入途径深不知你是谁你在哪既看不见也摸不着却深深占据整颗心你是谁你在哪没有拥抱没有温度却永远不想离开你我爱你吗你爱我吗我们已不再是这么单纯太过完美越是缺陷
文:醉月无殇用一支墨笔,将邂逅的故事书写成诗,提笔是天长,落笔是地久。那缱绻的文字中有风,有雨,有你,有我,还有一种微笑叫做幸福。红尘阡陌你是枝头孤傲的寒梅,而我就是那寂寞的苦主,若没有前世的相顾凝眸,怎会有今生柔情万千
Ⅰ昨天收拾东西时,翻到了一张纸条,内容无非是好好学习之类的周而复始的话语.它就那样被随手夹在书中,遗失在不知名的记忆中的某个角落,在黑暗中记录着我曾经的那点小心酸.当它再次被翻出时,依然过去的那个姿态,可有可无的样子,氤
生命的大钟一直在不停的大步迈伐向前走,有的人在逐渐衰老,有的人则正年轻着,这就是生命的轮回,生命足矣延续的原因。————题记生命是个很其妙的东西。我总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它。看到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鸟儿,我知道,这是生命;看
总以为时间可以淡忘思念,总以为过往很容易忘记,总以为我会把曾经的一切抛掉,太多的不可能真的又变成了可能,我该如何选择呢?苦读花香的年代已经不属于我了,我只有那些点滴的沧桑,只有那些走过的凄凉伴在我左右,过往的好与坏我真的
终于迎来了五一短假,我非常高兴,因为可以睡懒觉、暴食暴饮、购物……这好处可多着呢!星期五晚上,学完兴趣班回到家已经快九点了,但我深知还有重大任务——做作业,一想到这个我的心立马就碎了,为了慰劳一下自己风一会儿做作业,一会
匆匆地踏进娇阳似火的盛夏,任凭红日的灼烧;不觉地打开了沸腾7月的门,任凭那一烧灼火在指尖妖娆。照旧,岁月静好,阳光依然。高一一年就这样过了,携着同学的努力,带着同学的贪耍;携着同学的关心,带着同学的小争吵;更有班主任的絮
小时候在夏秋的夜晚,奶奶带着自己用麦杆编的蒲团,坐在街上摇着蒲扇纳凉,我或坐在奶奶腿上,或坐在奶奶身旁,遥望着天空中的点点繁星,听奶奶讲各种各样的故事。那时候,天空中没有雾霾,远处没有灯火,没有公路,更没有车灯闪过,明亮
夜深沉静默一盏盏亮着的灯渐次熄灭月亮和星星悄然的洒下温婉的梦纱将所有所有的都揽入梦里就连那摇曳的小树也静了下来不过仍然有那迟迟不归的浪子心灵与思想追寻的是一饮而尽的豪迈刻意吞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看升腾时的潇洒他们沉浸在觥筹
今天是我八周岁的生日,我的心情无比兴奋、激动。早上起来我就和妈妈忙个不停。中午到了,我三姨、小姨都来了,妈妈很高兴,就问:“你们吃了没有?”大家好像折磨我们似的,都没吃早餐。妈妈说:“那我叫xx去买。”于是妈妈给我10元
宠物,也是我们生活中的一员,他们会哭,会笑,有着自己的语言。人类可以说对他们的伤害太大太大:丢弃宠物,任它们流浪;把它们当做赚钱工具......这一切一切不都是我们所为吗?它们不愿伤害人们,甚至不愿去怨恨人们。因为有人曾
太极拳晨练之余随感健生缘晨练点徐希来练太极拳之余,忽然想起两千多年前孔子的一句名言:“克己复礼为仁。”它似乎与太极拳练功有些相通之处。《论语》“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如何理解这句话?关键在“克己”。如果从字面上
经常有很多朋友通过各种心理学测试,性格色彩测试,还有什么智商啊情商啊来测试自己,这也是对自己的内心的一个暗示。就拿乐嘉老师的性格色彩来说,四种性格每种都有自己的优势劣势,所以拿整体思维来说乐嘉老师也没有绝对的说哪个好哪个
得悉姚贝娜死了!,死于乳腺癌!于在2015年1月16日。----------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是我看到的最妥贴的网评。本人甚少关心娱乐圈中人,那种红罗飒纚,绮组缤纷与我无缘,她的生与死和我八杆子都打不着边
在月光也照不亮的黑夜里风在涟漪上跳跃叶子坠下的姿态很美街灯跑了好远逃出了目光的距离我想画下一片白云青鸟从下面仰望它草地在仰望青鸟山峰向着太阳前进白马也在追寻风地去迹我想画下一间木屋沙滩上是五色的贝壳椰子在赤猴的注视下摇摇
即使梦呓,那么就是当不得真的。前面写一些文章,每次都看了字数,虽说是自己对自己说,写想说的,但是总是不能完成,这次就着题目是梦呓,也就正真的乱写一把。看了黑客帝国今天,不得不佩服导演的想象力,这些就不说了吧,说了的话,又
夏花半夏长娇艳至末仍有凋零尘未等今朝折花枝探也扶栏赏月魂——陌染安素QQ1208047593——这是我用今世繁华诉说的无果之殇。
月停泊在眉梢夜色虚拟好一段情话想象做一朵梅花勾勒出一页故事手握情事执着冰吻抖落一支羞花飘扬成雪回眸彼岸伊人正值红妆纯棉用来穿针引线缝补残缺的思念。试问永远有多远夜未央的窗外正飞雪灼热的泪光正流淌远方…注视的天堂满是恋人的
布鞋刘丽娟在我的“百宝箱”里,珍藏着一双崭新的黑色灯草绒布靴,那是娘在八七年病逝前强忍病痛特意为我做的,说我教学起早贪黑,冬天穿着暖和。那靴底足有一手指厚,细细的针脚像芝麻籽,密密麻麻,错落有致,脚心部位绣着一朵盛开梅花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