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弥漫的日子

我是一个陪伴心情行走的人,也许在行走的路上努力寻找一颗懂得心,可不管是怎样的人或物也无法找出能代替在午夜梦回里唱出你心扉的那支曲。

我不是小资阶层的人,我不懂享受生活,也不懂音乐的优雅,只是在听某首曲子时,情到深处之际,也许会在那音乐的背后的故事里掉着自己的泪。前尘旧梦顿时在这无月光的夜里喷涌而出。在某个宁静的时光里,倾听一首婉约的曲子,仿佛有一缕轻盈的柔风迎面抚来,温婉如水。此时心里涌现的香愁,不因爱恨,不因离怨,不因寂寞,不因薄单,只因来自心灵自然而然的情感。我喜欢在音乐中沉醉,一起暧昧,这悠悠的情思盘在心尖上,缠着绕着成了结。

在记忆里最深的是小时候听陈洁冰女士用二胡拉的《梁祝》,咿咿呀呀的二胡声从弦上跳出来的尽是悲怆,仿佛一个苍凉的老人用喑哑的声音讲那遥远的故事,化在胃里的竟有一股狠劲,想来都是透心凉的疼。想是一直生活在童话里王子公主最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美梦里太长时间,突然而来的悲剧用音乐来钻入心,无法承受罢。现在去网上找来听听,又从中品出一阵美感来,那美萦在心头绕了几圈又回来了,留下的是享不尽的回味感。家里的老阁楼里也摆有一把二胡,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突觉很奇妙,一个小匣子,几根弦来出来的显透了人生的苍凉,那样悠远,怎么穿也穿不透,兀自烦躁起来。假若我现在心情是好的,听了那曲那调,会不会乐极生悲呢?许真会笑着笑着就哭了。

音乐是伟大的,它无国界、无种族,一首好的歌,唱着唱着就唱遍了天下。你可以不懂这首歌的意思,但你愣是可以用自己的思想把它品出个味来,甚至在心里给它归了个类。更神奇的是,它若合了你的心意,入了耳,让你这个不懂音乐的人,听着听着仿若你就懂了,还使你穿透了这些奇形怪状的音符,看到一个或悲或喜的故事。我是一个离不得音乐的人,睡觉前要听上几曲,上课前、自习时、看书时,无孔不钻的听,发现自己竟是可以一心两用的,有时还喜欢从歌词中编出自己联想的小故事,还偏执的认为就是我想的那么会事,并喜滋滋的与人分享让人觉得有几分痴傻,那对音乐的情是离了骨还连着肉的。

去年专门去学了笛,本以为会很简单,不过找准孔便行,到了真正学时才知晓是,什么乐啊曲啊像我这般吃不得苦,下不得力的人是只可旁听不可亵渎的,便中途而废了心里不甚遗憾。现那定做的笛还放在我的收纳柜里,不知何时可见天日。想当初吹笛吹的曲不成曲调不成调,那乐听来尽显滑稽可笑,自己也不好意思于人前显摆,懒散下来连拿都懒得拿。偶在某处听到笛音还留有几分兴奋,虽学笛不曾入门,但欣赏还是懂得的,便多了几分窃喜。《梦里水乡》的悠扬,扬得人若真入了水乡,躺在水波里荡漾着,清远的笛音,尽显江南烟雨中的下情调,食之又如那段淡淡相思的清甜,羞涩里现出甜甜的笑来。那撑着油纸伞,着一身华裳丁香般的姑娘,立于杨柳下等着情郎,粉红的飞霞扑在脸上又别有一番韵味。

不同的乐器奏出不同的音乐,予人自有不同的风味,仅中国的乐曲就有大相径庭的曲风。江南春雨中的空灵;塞北雪原上的旷远;西南凤尾竹下的缠绵……这些音乐就像心灵里长出的花枝,不遗余力的开出或大或小,或浓或淡,或多或少的花朵,让人世变得无比精彩。这个世界充盈了太多媚惑,很多时候我无意与之相触,却又言不由衷,深陷其中,尽管我无数次的逃避,却总是在同一片蓝天下受煎熬。所以,人是永远也逃不出世俗的魔掌的,倒不如在音乐的世界里为自己守着一片安宁,淡看花开的绚丽,花落的凄美。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