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初秋随想

八月渐渐远行,九月近了。初秋,天气渐凉,凉了窗外的一片风景。

雨,很小心很小心的落下来,把林间的翠绿一点一滴的打落。于是,远处望去,油画般的层叠色彩展现开来。红的黄的争相在天地之间缤纷。淡雅的黄,深沉的黄,娇嫩的绿,深墨的绿,跳动的红,绚丽的红。不得不说秋是一位善于摆弄色彩的高手。

风,悄然的在林间穿梭。于是落叶纷飞,如百蝶起舞。旋转的,匍匐的。以最优美的姿态或是高飞或是降落。树木的枝桠相互拍打着,耳畔此起彼伏阵阵掌声。为着风与叶子的表演而喝彩。不得不承认,秋也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导演。

本来是不喜欢秋的,因为记忆里关于故乡,关于秋天有着太深太深的印象。那个遥远的偏僻小村,以及那片杨树林。每至秋季里便美得不可言喻,总感觉别处的风景与之无可比拟。

还有林间的漫漫花海,林间的沙沙落叶。一起过家家的伙伴的身影。那些画面时常重现,以至于常常想起。

于是,秋成了落雨纷纷,离人断魂的思念。常想着,穿越千里的距离。回到儿时的故乡,看一看故乡的秋季,了结对秋的愁绪。却因为生活的种种不能成行。当千里变成了万里,这愿望更加的遥不可及。

此情此景想起一段古诗词,最适合不过了。一地新霜,为谁卸了妆。南雁依依别秋去,流落半篱菊香。残阳微微凉凉,落叶红红黄黄。想来最美情节,却是最断人肠。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