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回忆--挑水

打开记忆的闸门,村民们起五更到河边桃水的场景就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忘不了那日夜川流不息的小河,忘不了村民们赖以生存的那甘甜的河水;忘不了村民们那起早挑水的身影,也忘不了幼年的我第一次挑水的艰辛和不易-----

天还没有亮,为了生计而忙碌的村民们就早早地起床了,女人们开始做早饭,男人们则挑起水桶到河边打水。这时,天亮前的黑暗笼罩着大地,沟下边的小路上,隐隐约约晃动的身影就是到河边挑水的村民。他们急匆匆的脚步以及钩担撞击水桶的响声,就象一首交响曲,给这个沉静的小山村带来了和谐而优美的音符。

流淌了一夜的河水格外清澈干净。河边上,村民们已经排成了长队。轮到盛水的村民用两只手抓住两边的钩担钩,弯腰探身先把右边的桶盛满,再盛左边,然后猛一起身。那动作是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练成的,熟练而又轻松。年轻人腿脚灵便,挑起水一路小跑,那水便会调皮地溅起水花,在小桶里晃荡,洒落在走过的路上,留下一路长长的湿印。若是夏天,他们就在河边的槐树上扯下几枝树叶,洗干净后放在桶里的水面上,以防止桶里的水溅到桶外。

他们一个一个地走了,又一个一个地来了,挑水的长队在前行着、反复着,持续到天亮以后,早饭之前。

村民们挑的不单是水,也是对家庭的责任;他们挑的不单是水,也是对生活的美好希望。

挑水也不只是男人们干的事,如果家里的男劳力不在家,女人和略大一些的孩子就承担起了挑水的任务。

我开始学挑水时是在十岁那年,父亲到山上修水库去了,我学着大人的样子开始了挑水的经历。钩担钩太长,就把它从桶绊下穿过来再挂到钩担上,一次只能挑半桶,也还是力不从心。到河边盛水也不象大人们那样轻松,而要将钩担放下,一桶一桶地来盛。至于后来,我已长成了大姑娘,挑起满满一担水自然已不在话下。

高中毕业后,我回乡当了一名民办教师,那学校就建在小河边上。我家住沟里边,离小河比较远,每天早上去学时,我就把水桶捎上,放学时顺便挑回一担水,一举两得。

生活就这样在磨练中前行。

那一年,各村的初中生集中到邻村的点上上学,我也带着小孩,随本村的学生到那里任教,母亲给我带孩子,我们自己做饭吃。用水需要到位于沟里的小河去挑。我自恃自己从小挑水,练就了挑水的硬功夫,就自己到河里去挑。回来时虽然坡很长,但我一点也不觉得吃力,我为自己从小挑水锻炼而感到自豪。

三十多岁那年,我离开老家来到了城里,吃起了自来水,再也不用挑水了。但那种靠挑水生活的岁月,却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我时常在想,那纯天然、无污染的水源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恩赐,如今,它已不堪人们的虐待悄悄离去,留下了人们对它的无限怀念,也留下了人们深深的反思。

如今,就算挑上一付空桶,我也会感到肩膀上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我不会挑水了,挑水,已经成为我的过去。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